<form id="flzjz"></form>

      <span id="flzjz"></span><form id="flzjz"><nobr id="flzjz"><meter id="flzjz"></meter></nobr></form>
      <sub id="flzjz"><listing id="flzjz"></listing></sub>
      <sub id="flzjz"></sub>

      <address id="flzjz"></address>

          掃描下載委員履職APP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習文史 > 文史資料

          憶志達中學

          來源:區政協辦公室 發布時間:2021-10-13


          志達中學,是一所由中共重慶北區工委接辦、領導和管理的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特殊學校。它的前身是蓮華小學和蓮華中學。解放后,兩遷校址,不斷發展,先后更名為川東區江北第二中學校、四川省江北第二中學校、四川省江北縣中學校、重慶市渝北中學校。

           (一)

          19457月,為響應中共中央和南方局“關于在大后方建立可靠基礎”的號召,在復旦大學新聞系讀書的王樸(本名王蘭駿),毅然回到家鄉江北縣農村。征得母親捐資興學的同意,經過兩個月籌備,在復興鄉李家祠堂以“繼承父親遺愿,服務桑梓”為由,辦起了以其父王蓮舫的“蓮”和母親金永華的“華”命名的蓮華小學,并出任校長,其母金永華任董事長。南方局組織部、青年組、新華日報、育才學校的黨組織先后派了黃頌文(又名黃友凡,任校務主任)、李冰如(李青林)、張宏雅(任會計)、陶昌宜(兼對外聯絡工作)、楊明遠(陶行知的學生,任教務主任)、徐干、謝誠、喻曉晴、褚群、伍集等10余名共產黨員和進步青年來校任教,同時開展農村工作。

          1945年冬,國民黨反動派撕毀停戰協議,發動全面內戰,制造白色恐怖,瘋狂鎮壓共產黨人。中共四川省委指示加強農村工作,準備發動游擊戰爭。為了加強“據點”建設,擴大辦學影響,適應革命形勢的發展,黨組織決定,由王樸出錢,將剛從復興鄉遜敏書院遷走的“北平香山慈善幼稚師院”的全部設備買下來,停辦蓮華小學,就地開辦蓮華中學。蓮華中學仍由王樸任校長,金永華任董事長,楊宜德任教務主任,于1946年秋正式招生,開學行課。中共四川省委青年組又派楊仲武、王敏、鐘歧青、黃雅律、丁清賦、王大昭、張勉等到校任教,成立由喻曉晴任書記,陶昌宜、王樸為委員的江北特支;19476月改為王樸任書記,喻曉晴、陶昌宜為委員的江北工委。9月,川東臨委決定成立由李仲偉(齊亮)任書記,黃頌文任組織委員,王樸任宣傳委員(兼管統戰工作)的中共重慶北區工作委員會,負責江北縣復興、靜觀、偏巖等地區和北碚、重慶一部分地區的工作,并明確學校完全由黨來辦,特支和工委機關均設在校內。至1947底,蓮華中學還沒有被批準立案。時逢抗戰初內遷到靜觀鄉的“天津私立志達中學”已遷回天津,由曹中一接辦并任校長,不久擬停辦。為了鞏固和發展江北縣農村工作據點,爭取學校的合法地位,擴大黨的影響,北區工委決定由王樸出面,將志達這塊牌子,連同校舍、設備4000萬元(法幣)購買過來,把蓮華中學改為志達中學,靜觀志達中學(校址在靜觀鎮靜觀寺)定為高中部,改復興遜敏書院的蓮華中學為志達中學初中部,學校仍由王樸任校長,金永華任事長。學校在縣、省教育行政部門備了案,可以合法辦學了,1948年春公開在縣內和北碚、重慶地區招生,開學行課。

          1948年夏,正當學校各項工作發展深入的時候,重慶發生了《挺進報》事件。重慶地下黨組織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破壞,市委書記劉國定、冉益智被捕叛變,川東地下黨組織也陸續遭到破壞,上級黨組織安排齊亮、黃友凡等先期撤離。

          420日,西南行轅派出的一批特務在街上頻繁活動,特務以狡猾的手段,暗中探查在王樸和學校的情況。打入復興鄉公所的黨員王澤泮得知其圖謀后,及時冒險將信息送到學校。王樸校長預感到會有不幸,他母親講:“學校一定要辦下去;剩下的田產繼續變賣;弟弟、妹妹要靠組織,不能離開學?!钡热龡l意見,427日王樸到重慶南華公司時不幸被敵特逮捕。不久,華鎣山武裝起義失敗,國民黨軍警憲特更加瘋狂四處搜捕、鎮壓共產黨人,一些黨員教師被迫撤離學校。北區工委在王樸被捕后當即決定,除及時了解被捕后的情況并千方百計營救外,迅速清理轉移或銷毀黨的文件和進步書刊,在思想上作好最壞情況的準備(包括口供),封鎖消息,統一口徑,對外說社會上與王樸同音不同字的人有幾個,我們的王樸校長到香港做進出口生意去了。要求黨員教師保持灰色,減少對外活動,穩住陣腳,照常行課,需要離開的人員盡量待暑假正常流動時撤離。教職工們課余時照樣上街坐茶館,打撲克,說說笑笑,若無其事;學校出布告、招生、聘教師仍用王樸校長之名(在王未返回前,由他舅舅黃柏廉代理校長),并加大下學期要擴大招生規模的宣傳等。這些決定很快在高、初中部落實。高、初中部在校教職工在白色恐怖的困境中繼續積極工作,經受了其嚴竣的考驗。

          王樸被捕,他母親金永華心里很悲痛,但她在黨組織的關懷下,很快鎮靜下來。一周后,重慶行轅二處特務雷天元傳見她,查問王樸交些什么朋友?看些什么書?她從容自若、機智地對付特務說:“他最愛看《紅樓夢》、《西廂記》、《三國演義》,就是不愛交朋友,一天到晚忙著辦學、做生意,顧不上應酬人,才得罪了些無賴,他們看到我家有錢,就紅了眼,想陷害我們”。王樸被捕關到渣滓洞監獄后,敵人派一特務裝著受苦受難模樣,手拿著王樸用的雜巴煙嘴子會見金永華。他自稱從渣滓洞出來,王樸托他轉告家里把一些事情安排好,還說王樸的罪名是“物資資匪”。金永華沒有輕信:對他說:“我兒子是辦學校、做生意的,行得端,坐得正,我當媽的清楚,我相信他沒有走錯路?!蓖耆珱]透出一點口風。繼后,她以董事長的身份來高、初中部視察,看望師生,又到靜觀、復興街走走,招呼熟人,與教師們一起坐茶館,給熟人開茶錢,談笑風生,坦然自若。她還囑咐王樸弟弟王蘭桂常住高中部,與老師一起坐茶館,也要有說有笑,若無其事。這一切,對穩定學校,使黨組織從容轉移、部署黨的干部完成各項任務,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全校師生對外口徑一致,加上社會上有影響的上層朋友王鏡明、王潤民(他的兒子王遠模是共產黨員)等也一致幫助“打圓場”、“揀言子”,社會上有關王樸的傳聞逐漸地平息了。

          1949年上期,教師中因觀點分歧,少數學生乘機擴大矛盾,制造分裂。為了穩定局勢,學校決定放農忙假一周,讓學生回家。張勉等黨員抓緊時間做教職工的思想工作,通過學生會骨干團結多數,共同維護校內的安定,終于平息了事端,避免了場可能招致反動派插手搞垮學校的大禍。

          5月,川東特委派張仲明(化名張生永)以志達中學校務主任身份來到志達中學主持北區工委江北縣地區黨的工作,同時,還派來廖炎樵(教務主任)、牟實(訓育主任)、王開志(總務主任)、劉德修(事務員)、李少希(圖書管理員)和金敬業、鄔卓凡、吳丙然等一批既有教學經驗,又是黨員、地下社員或先進分子來到學校,使校內更加純潔、可靠。為了應付復雜險惡的局面,組織上決定將學校黨組織、從特支中劃出來單獨建立特別支部,隱蔽精干,長期埋伏,團結、教育廣大師生,培養骨干,準備迎接解放。在校內,對教學抓得更緊,紀律嚴明,早晚書聲瑯瑯,一派勤教苦讀,風平浪靜的景象。部分新來校不熟悉特殊環境的教師,在“渡江戰役”勝利后熱情很高,想熱熱鬧鬧地干一場,將重慶“反饑餓,反內戰,爭溫飽,爭生存”的學生愛國運動中用的“蔣介石,王渣渣(cua cua),國民黨,蔫蚱蚱,看倒看倒就要垮”等啦啦詞在學生中傳播。繼后,又發現個別教師還在課外背地教學生唱《古怪歌》、《山那邊喲好地方》、《團結就是力量》、《解放區的天》等可能授反動派加害學校以把柄的歌曲。這些行動都被教務主任張仲明及時制止。吳丙然老師在英語課上選蘇聯《丹嬢》為教材,張仲明要吳在高二課堂上全用英語講課,不要提她是蘇聯的英雄,提醒:“天快亮了,不要流尿在床上?!?/span>

          暑假,署名王樸校長的招生廣告,張貼到復興、靜觀、柳蔭、水土、悅來、人和、大石、兩路、木耳、茨竹及北碚澄江、東陽、蔡家、董家溪等城鄉各地。“王樸辦學有方”之聲四處傳聞,學生增加到400人,顯示了學校的穩定、興旺。但是,秋季開學后,社會上風言風語又一陣緊過一陣:“王樸是共產黨,志達中學是共產黨的老窩子,要查封了”;“張生永(仲明)時而長袍大褂,時而西裝革履,時而進城出城,時而街頭場尾,不知在搞什么名堂?”一個奇怪的皮匠不分天睛下雨,有活做無活做,賊頭賊腦地天天守在校門外盯梢。學校對面的胡家花園內,住進由羅廣文、內二警設立的“華鎣山清剿前進指揮所”的部隊幾十人,日夜對學校進行監視。江北縣縣長王廣來先后兩次來靜觀 “視察”,一次召集志達中學的全校師生訓話,影射學校有問題,還要學校交出教職員花名冊,準備逐個查問。這些都被黨組織沉著、機智地對付過去了。為了維護學校安全,黨組織從農民武裝中調了幾支短槍,調伙食團羅掌門(炊事員)的兒子、會打槍的羅英才(共產黨員)來校協助維護學校安全。

          王樸被捕關在獄中,大義凜然,堅貞不屈,于19491028日被反動派在大坪刑場殺害。王樸校長壯烈犧牲后,情況更加緊急,學校處境進一步惡化。這時社會上的帶危險性的傳聞愈來愈多,如“有人親眼看到汽車上游街示眾的有志達中學校長王樸”;“志達中學全校師生都在痛哭,要戴孝開追悼會了”;“王樸的媽媽到重慶收尸去了”;“在開追悼會那天,志達中學要暴動了”等等。為了應變,黨組織一面派初中部的王澤泮(共產黨員)去城里,與金永華的妹妹等親友一起收斂王樸同志遺體,擇地安葬。接回金媽媽后,張仲明每天陪同金媽媽一起吃飯,勸慰她定要強忍失去愛子的悲痛,繼續作好黨交給的工作,迎接解放;并在全校師生員工大會上講,王樸校長早在去年就去香港做生意了,報上登載的不是我們校長王樸。與此同時,黨組織再次通知并完善每個黨員準備的口供,以便一旦被捕受審時和敵人作斗爭,在思想上、物質上都作好應付一切突然襲擊的準備。一天,地方反動實力人物郭迅凡以學生家長名義宴請老師。席間,郭突如其來地問:“報載王樸校長被槍斃,有這事嗎?”張仲明從容回答:“我們的王校長早在年前就代表南華公司到香港經商去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最近他家還有信息回來,說香港的生意不錯,同名同姓的王樸我曉得就有好幾個?!鼻擅畹貞哆^去了。由于黨組織的堅強領導,同志們的艱苦努力,團結了金校師生,爭取了社會人士的支持,在狂風惡浪中學校得以安全度過,迎來了我人民解放軍1130日入城,重慶、江北縣解放了!

          1222日,身著解放軍軍服的區委書記王憲曾、副區長常振平和李春德、呂曙東4位同志來到靜觀,宣布江北縣第七區人民政府成立。度過漫長黑夜的志達中學歡騰起來了!早已準備好的紅綠標語、漫畫貼滿了校園和場上的街頭巷尾。根據區委指示,高中部立即組織全校師生編成4隊分赴三圣、柳蔭、石壩、靜觀鄉開展宣傳,讓黨的方針、政策盡快和廣大群眾見面。每逢場期,師生們都以飽滿的熱情早出晚歸,步行幾十里山路到達各自的陣地, 用口頭講演和金錢板、花鼓、活報劇等多種形式,持續一個多月宣傳黨的政策,揭露反動派的謠言和罪行,使黨的政策開啟了人們的心靈,讓黨的陽光照進了千家萬戶。緊接著開展大戶加征,4個宣傳隊變成了工作隊,除下鄉向群眾廣泛宣傳意義、辦法外,還直接到每個應征繳糧食的大戶中做勸導、催交工作。熊秉衡任七區區委文書,陳楠、余敬業帶領初中部分學生在第六區(復興)區政府參加工作。均出色地完成了組織上交給的工作任務。

          (二)

          志達中學在實踐中形成了獨特的校風和學風:一心為革命,一切為革命的堅強信念;艱苦創業,團結戰斗的優良作風;理論與實際結合,學校與社會結合的正確方向,熱愛學生,密切聯系群眾,為鄉里民眾服務的精神。

          一、一心為革命,一切為革命的堅強信念

          從蓮華到志達,在這里工作過的近百名教職工,大多數是黨組織派來任教的共產黨員、進步知識分子,也吸收有在地方為人正派,說得起話,積極支持辦學的如王鏡明(縣參議員、律師,任校董)、王潤民(縣督學,任校董)、王宣明、杜防微(兼任高中語文教師)等人參加辦學。他們既是教育者,又是革命工作者或支持革命辦好學校的熱心者。

          學校是黨的工作據點,傳播革命思想;學校是培養人才的搖籃,傳授科學文化知識。志達中學單獨建立黨支部后,吸收了熊秉衡(后任江二中校長,重慶師專校長、黨委書記)、陳楠(后任江二中、江三中校長、江北縣教育局長、黨委書記)、鄔卓凡(后任重慶師專中文系主任、黨總支書記)、金敬業(后任四川省機械設計院教育處長、院長、黨委書記)4位教師為中共黨員,在高中部學生中有王遠錫、高周鈺(自貢市人,由張仲明介紹入社)、黃昌齡、黃昌沛等一批地下社員,壯大了革命力量。在黨支部領導下,建立了由熊秉衡為負責人的新青社領導小組,領導師生中的社員,團結、教育廣大青年,開展志達中學這一特殊環境中的學生運動。師生們討論革命形勢,唱革命歌曲,團結戰斗,充滿了為美好的明天而斗爭的革命精神。

          王樸校長是大地主家庭的叛逆者,1946年冬,在白色恐怖籠罩山城的血腥日子里參加了共產黨。1947年冬,他和他母親遵照黨組織的決定,陸續變賣田產1480余石,在重慶開設南華企業公司,為川東地下黨和辦學提供大量的活動經費,折合黃金近2000兩。王樸校長堅貞不屈,壯烈犧牲,年僅28歲,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的崇高品質。

          1939年人黨的齊亮(李仲偉)同志是北區工委書記,以學校訓育主任、英語教員身份日以繼夜地從事黨的領導工作,在發展、壯大地下黨組織,領導開展農民、工人、學生運動,做好上層統戰工作,言傳身教培養學生,建立、完善良好校風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貢獻。

          1948年春在志達中學任文史教員的馬秀英同志,經王樸同志介紹人黨。同年8月,黨組織決定齊、馬夫婦轉移成都,由于叛徒劉國定指認,于19491月雙雙被捕關在渣滓洞獄中。于同年1114日在中美合作所電臺嵐埡被敵人殘酷殺害,年僅27、26歲。在校內,教師們除了認真備課,搞好課堂教學外,還采取靈活多祥的方式,集中或個別地,一點一滴地對學生進行思想、道德、情操和革命思想的啟蒙教育。1948年春,王樸和部分師生捐贈與借出不少進步書刊,在高中部辦起更生圖書室,由張鵬、王中泉兩位同學負貴管理。圖書室有《社會發展簡史》、《中國簡史》、《大眾哲學》、《魯迅全集》、《我的童年》、《建國方略》、《建國大綱》、《新觀察》、《世界知識》、《群眾》、《人物》、《活路》、《彷徨》、《科學畫報》、《大公報》、《文匯報》、《新蜀報》、《新民報》等不少報刊書籍,同學們在課余時間前往閱借,從中受到革命思想的啟迪。1949年,學校圖書館將書報分散到各班建立圖書角,由學生自治會派同學輪流管理,更方便學生借閱,又有利于應付當時的復雜斗爭環境。1948年,張克正老師(黨員)從石柱縣中學帶來馬澤清、肖啟祿兩個貧苦進步同學轉到志達高三年級讀書,學費、伙食費都由學校資助。他們與王中泉等同學一道采用組織更生讀書會,定期出版《萌芽》墻報,高唱進步歌曲等方式傳播進步思想。如墻報刊出的紀念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三、二九感言》一文中說:“崗上黃花盛開,地下白骨長埋??删吹牧沂亢?,你們現在痛心否?可惜你們的眼淚竟向泥土里白流……?!本幷邽榇嗽凇岸淘u”中指出:“人是有感情有理智的動物……,假如今天國家政治施行合理,誰不心甘情愿報效國家呢?設若政府不管人民一切困苦,施行高壓政策,那就難免有反抗發生了……”他們開展的這類活動,在同學中頗有影響。

          二、艱苦創業,團結奮斗的優良作風

          從開辦蓮華到接辦志達中學,王樸校長始終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有時步行近百華里來往于學校與重慶市區之間的山路上,平時他和其他教師同桌吃一樣飯菜,他為自己規定了一份和教師不相上下的微薄月薪,并以此作為個人開支的標準。王樸校長放棄富裕、舒適的生活,為革命克勤克儉的精神,給師生員工很大的感染和教育。師生們自己搬桌凳,自己搬米運煤,自己動手修整房屋,自己在校園里種菜和培植花草樹木。教工生活簡樸,不少人都是衣單被薄,有的還要養家糊口,但仍然接濟貧苦學生。童登惠因家窮,無力繳伙食費,打算休學。吳丙然老師得知,便給她交了伙食費,才得以繼續讀書。而貧苦學生為節省老師們資助的錢,共同商定,利用閑置的校內胡家花園(已劃歸學校)的一間破舊小屋,用石泥壘起小灶,每天一人輪流做飯,每頓只許用一人一杯米(約二兩)做成稀飯。盡管每人僅兩小碗,但沒有一人叫苦、退縮,仍努力學習,積極參加新區各項工作。解放初期,學校在江北縣第一個建立了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支部,發動團員和同學20余人利用星期天上山砍柴,挑到街上賣了20余萬元(舊幣)貼補給小伙食團,用來買回米和鹽;又為教師食堂挑煤,所得力資也資助給小伙食團。家住街上的童立英(青年團員)同學,將家中種的白菜、牛皮菜等大筐小筐的送來供大家吃。熊秉衡、陳楠、金敬業幾位老師在吃飯時常去看望大家,一有點錢就為小伙食團買米、買鹽,還買肉給大家“打牙祭”。這種師生、同志、學友間團結互助,共度難關的革命情誼,使大家永生難忘啊!

          三、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學校與社會相結合的正確方向

          學校始終堅持理論與實際與社會相結合辦學方針。重視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知識的傳授,學生勤學苦讀,更重視實踐,學以致用,不死讀書,成效明顯。

          1948年春開學后第一次校務會上,齊亮同志指出:“我們辦學的宗旨是培養有學識的人才;因此,必須提高教學質量,認真把書教好,樹立好的學風、校風。”王樸校長說,一定要把學校辦好。他要求做到教學公開,經濟公開。指出學校應本著內外有別,內緊外松的原則,既不能過紅(外表灰色),也不能宣傳反動的東西。

          學校建立有教師認真備課、上課、批改作業和聽課等規章制度。熊秉衡上高中第一節數學課,王樸校長聽課后鼓勵說:“你第節課不拿教本,上得好,就是具要蹬得起嘛!”不少教師自編自選教材,自刻鋼板印發給學生,以代替課本上某些反動糟粕。鄔卓凡、廖炎樵、陳楠、馬戎、黃漢屏等語文課老師,就選用了魯迅的《孔乙已》、《吶喊》、《自嘲》、《無題》,朱自清的《背影》、《荷塘月色》,林覺民的《愛妻》,郭沫若的《太陽禮贊》,蒲風的《撲燈蛾》、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哭一多父子》等進步作品。王樸校長一次代上語文課,就用兩課時講解魯迅《華蓋集》中“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的《自嘲》一詩。學校還舉辦班級或全校性(初中班)作文、習字(臨貼后)等比賽,評出優秀作品,給子表彰。譚紫光、牟實等老師上公民課,講“三民主義”,突出講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政策;又將教本中蔣介石《中國之命運》改為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還講馬歇爾是個啥東西,美國等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剝削勞動人民,深人淺出地講《政治經濟學》的道理。不少黨員教師深人農村,用地主殘酷剝削,農民生活十分悲慘的現實教育學生。初中部有的班還將黃友凡編寫的《農民通俗講話材料》中的順口溜“農民生活硬是苦,四季耕作無寒暑,紅苕洋芋打斷頓,身上穿的破爛補,人又背時病又多,債主上門要話說,拖兒帶女七八口,這個日子啷個活?”等傳授給學生。王樸校長一次上公民課講國共兩黨斗爭時說:“聽別人說,共產黨的隊伍所到之處秋毫無犯,掰了老百姓的包谷都要把錢放在上面,哪象現在丘八見錢眼開,見財起意,這也是他們之間的斗爭啊!”張勉、秦亦伯老師上歷史課,把《中國近百年史》分小段傳授給學生外,運用呂振羽、周谷城、翦伯贊、范文瀾等歷史的、唯物的觀點來分析史實,推論歷史演變的前因后果,聯系社會,以古諷今,揭露反動統治,歌頌工農大眾,學生思想得到啟迪,深受學生歡迎。張仲明上地理課,經常用地域上所發生的政治、軍事事件,報紙上批露的材料,有根有據地講解反動的法西斯統治必敗,愛好和平、民主的人民必勝的道理;歌頌百團大戰、臺兒莊大戰、“一.二八”等抗戰的輝煌戰績;揭露北平沈崇事件,昆明聞一多、李公樸被害的真象和國民黨反動派的罪惡,使學生逐漸認識到只有推翻舊社會,建立新中國,才有祖國和青年的前途。王鈞老師等上生物課,講農業生產知識,帶著同學們在校園植樹、種花、種菜。丁治安老師上體育課時,曾帶領同學到附近山上開展登山活動,登上山巔,進人先輩們曾經住宿過的溶洞,讓學生感受勞苦群眾生活的艱辛。褚群老師教初中圖畫課,常選用貼近勞苦大眾生活的題材進行教學。一次,她在課堂手執粉筆,畫出初中部附近那條輕便鐵道上一個滿臉污垢、枯瘦如柴的青年工人彎著身子,汗流浹背拉竹簍煤車的畫面,并指導學生在課堂上完成作業。肖淑君等對畫中情景,至今仍存留在腦海中。褚群老師又教音樂課,她先后教學生唱《團結就是力量》、《山那邊喲好地方》、《自由幸福新天地》、《春到人間》《古怪歌》、《跌倒算什么》、《朱警察查戶口》、《茶館小調》、《金鳳子,開紅花》,《山上的月兒圓又圓》等許多進步歌曲,讓同學們受到潛移默化,對國民黨腐敗政府產生不滿,渴望黎明曙光早日到來。

          為了學以致用,學校組織學生開展了內容多樣的課外活動,在豐富的課外生活中受到啟迪,得到鍛煉,培養了能力。一是組織進步學生讀革命書籍。高、初中部在黨員教師譚紫光、褚群等指導下,由王遠錫負責,逐步吸收藍清泰、李果、王德盛、林世安、徐志銘、劉景國等十余名進步學生(多為學生會骨干)組成讀書會,討論高爾基的《母親》,托爾斯泰的《復活》等進步文藝作品,秘密傳閱《新民主主義論》、《毛澤東的青少年時代》、《論人民民主專政》、《社會發展簡史》、《帝國主義是垂死的資本主義》、《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新人生觀講話》、《西行漫記》、《延安一月》、《挺進報》,刻印的《新高潮》(地下黨辦的刊物)等革命書刊,然后,個別地交流學習心得體會。褚群老師領導下的童代榮、徐志銘、孫立霞、劉景國、唐先祥等初中部學習小組,除堅持學習進步書刊外,還協助黨組織干一些具體工作,如童代榮經常往返高、初中部間傳達信息,童代榮、林世安常替黨組織印秘密文件等。二是辦壁報。高、初中部分別以班級為主或學生自愿組合,辦起了《狂聲》、《吶喊》、《萌芽》、《細流》、《新墾地》、《黎明》(副刊名“雄雞高聲叫”)、《金剛鉆》、《學風》、《熔舊》、《泡沫》、《開步走》、《新苗》、《輕騎》(褚群題刊頭)等壁報,定期或不定期出版,在各自表述見解中,宣傳進步思想始終占主導地位。三是舉辦演講會。高、初中部每年由各班推選為主,也可個人報名參加,舉辦不同主題的全校性演講會,每次均有810余名同學登上講臺高談闊論,評出的優秀者給予獎勵。四是舉辦文娛晚會。有合唱、輪唱、獨唱,唱《黃河大合唱》、《河邊對口曲》、《古怪歌》等歌曲,有器樂演奏,有秧歌舞等舞蹈,還有猜燈謎、詩歌朗誦等。1948年春,為紀念改蓮華中學為志達中學,劉景國同學聯系大哥被逼拉去當兵等生活現實,在褚群老師的指導下,寫出并排演了話劇《抓壯丁》,在初中部禮堂演出,附近農民聞風前來觀看,增強了對國民黨反動派的仇恨,鼓舞了階級斗志,受到好評。1949年初,高中首班(11)畢業,在畢業典禮后,由教務主任譚紫光(黨員)組織并導演了于伶寫的話劇《大明英烈傳》,褚群老師負責化妝、臺詞等,馬澤清、張鵬、江智賢、童登蘭、羅本初等同學分別扮演劇中主要角色。在學校大食堂演出兩次,校內外有近千余名群眾觀看了演出。該劇既是愛國的歷史劇,又影射現實,與當時我人民解放軍取得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決戰的勝利,敲響蔣家王朝喪鐘的全國形勢相呼應,敵人又抓不到把柄。演出不但讓全校師生受到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也使同學們得到了錘煉,還受到校外群眾的好評。1949年春,在馬永清老師導演下,排演過話劇《孔雀膽》。五是開展體育比賽。學校除在校內組織班級間籃球、乒乓球等項目比賽外,籃球隊還與街上球隊在課余時進行比賽,增進了友誼。王樸校長喜歡體育運動,常和同學們一起打乒乓球、打排球,還教大家打橋牌。他的乒乓球打得很好,有時同學們輪番拼殺,大家從旁吶喊助威,也常常勝不過他。一次他和余家容同學對陣,余突然打來一個高球,他接球失利,詼諧地說:“噫,你還有這一手呀!”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師生情溶于其中。

          學校建立有學生自治會。1948年和1949年春,高、初中各自挑選優秀學生,通過民主選舉,分別成立了兩屆學生自治會,江智賢與肖淑君、孫立霞等分別擔任過學生會主席。學生會除協助學校開展互助互學、文娛體育活動等外,主要是貫徹黨組織有關的決定,把同學團結在黨的周圍,樹立學生中的良好風氣,抵制同學中出現的歪風邪氣。

          四、熱愛學生,一心一意為鄉里民眾服務

          為了服務鄉梓,培育人才,王樸校長在辦學過程中對孫立霞等很多無力繳納學費的農民子女均讓他們免費入學,買不起書的發給課本,對肖啟祿等10名住校生還免去住宿費用,供給上晚自習的燈油。教師們都把學生當自己子女對待,學習上循循善誘,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關懷。支書張勉老師每月領到工資后,在給馬澤清、肖啟祿兩位同學生活零用錢時總是說:“吶,這個月的零用錢,”接著又問“夠不夠用?”時至今日,馬等回憶此事,仍感概萬端。初中部羅哲明同學是個血友病患者,有一次幾天無法來上學,老師組織班上同學去慰問他,王樸校長還親自登門看望他。涂天碧同學病了,金敬業老師拿錢請老中醫為她看病抓藥。徐志銘等同學冬天僅穿單衣,學校買回棉布、棉花,安排會做針線活的孫立霞等同學為他們繼制了棉衣。每逢端午、中秋和春節,老師們買來粽子、麻餅,送來湯元,與同學們一起歡歡喜喜共度傳統佳節。接辦志達中學初,高中部僅有馬澤清一名女生住校, 黃雅律老師怕她不習慣,還從初中部趕來與她談心。由于教師們愛生如子,同學們都稱班主任為“媽媽”,課余飯后見到老師,“某媽”之聲到處都可以聽見,師生間同志式的革命情誼充滿了整個校園。1949年初,高中首班畢業,學校鼓勵同學們“要勇敢地走向社會,在實踐中去鍛煉、提高自己”,并介紹肖啟祿、王中泉、馬澤清、張鵬等同學分別到龍王鄉、灘口鄉中心校教書,褚群老師送馬澤清銀元一塊和床單、蚊帳,以壯行色。解放初,一批學生以滿腔熱情奔赴鄉村,勝利完成宣傳、征糧任務返校后,因當時尚未設立助學金,涂天碧等六、七個同學因家窮交不起學費、伙食費將要失學之際,熊秉衡和陳楠、金敬業等許多老師伸出援助之手,從微薄的工資中拿出一部分給他們做伙食費。

          接辦志達中學后,學生成績參差不齊,有的感到學習困難,各科教師就利用晚自習和課余時間給予輔導。馬澤清同學初來學校,數理與幾何基礎較差,熊秉衡老師不厭其煩地耐心輔導,使她很快跟上了全班水平。1948年秋,初中部劉景國因家貧,父母親送他到重慶當學徒。學校多次派人作工作,讓他又回到原班學習。楊宜德、雷潔、黃冶、丁清賦、陳補等老師不分晝夜,分別為他補上所缺的語文、數學、化學、物理和史地課程,使他至期末也趕上了全班水平。

          為了扎根農村,完成黨給子的辦好學校,以校為基地,教育、發動、組織并服務群眾的任務,教職工把“橫眉冷對干夫指,俯首甘為儒子?!碑斪髯毅懤斡浽谛?,付諸于行。大家利用趕場、上街、坐茶館等機會或直接到農民家里,同他們談心交心,訪何疾苦,廣交朋友。王樸校長以族親之名結交了像王潤民、王鏡民、王雅碧(復興中心校校長)等不少上層朋友。陶昌宜(黨員號稱“陶三哥”)運用袍哥社會形式交了許多下層朋友。通過辦學等渠道結交了余致力、王遠模、姜直中、王澤泮等一批進步知識青年朋友;在農村結交了張君權、張義權、姜深霖等一大批農民朋友(這些同志后來均入了黨并成為骨干)。再通過他們聯系了更多的群眾,形成了巨大的革命合力。鑒于廣大農村缺醫少藥,學校設有簡易醫藥箱,農民生瘡害病,拉肚子、打擺子(瘧疾)、刀傷跌傷,都給他們醫治;有的農民深更半夜生病,遠道上門求治,學校不僅給以醫治,還派人送醫藥到家,他們病好了,都非常感激。四鄉農民把學??闯墒亲约旱?,把教職工看成親人,每要寫家信、寫門(春)聯,調解家庭糾紛,其至打官司幫寫訴狀,總是來找老師。他們常送來咸菜、蔬菜、柴禾,或請去家里作客,特別是殺年豬,一定要請老師去吃“刨湯”;他們聽到有人攻擊污蔑學校,就義正辭嚴地于以反駁,宣傳學校的好處。在那包思布將務橫行的日子里,有的還冒著危險為學校通風報信,千方百計地維護學校。

          (三)

          蓮華小學、蓮華中學、志達中學,是在國民黨反動派統治區域內從始至終由中國共產黨重慶北區工委領導、管理的學校。這所學校作為黨的活動中心與領導機關指揮中心,在這個地區包括學生在內反震了近800共產黨員。

          解放后,這些黨員同志連同在這里工作過或發展的黨員,都成了江北縣、江津地區、重慶市及省內外各條戰線上的重要骨干。其中有在大專院校、科研院所、中小學擔任校(院)長、書記的;有在區、縣、地、市級黨委、政府及其部分擔任領導工作的;有在宣傳、文教、衛生系統,科研單位成為專家、教授的;有參軍入伍為國防建設作出重大貢獻(19503名同學參加志愿軍,其中1人壯烈犧牲)受到表彰獎勵的(如毛興隆被評為全軍先進工作者,多次立功受獎并出席全國科學大會);有在工業、農業、商貿戰線擔任領導或從事技術工作或在勞動中為國家創造財高被評為勞動模范、先進生產(工作)者的。

          解放后,學校由人民政府接辦,任命熊秉衡為校長,校名仍為志達中學。19503,上級決定將志達中學初中部并人志達中學高中部, 不久,又將私立正本中學(在靜觀場)并人志達中學。1950年秋學校更名為川東區江北第二中學校,被川東行署確定為全區唯一的農村重點中學。1952年,學校又更名為四川省江北第二中學校。原初中部舊址(復興遜敏書院)1953年接管私立思源中學的基礎上新辦江北縣第一初級中學校,19862月,重慶市政府決定,該?;謴驮C徣A中學, 撥款40萬元修建新校舍、校史紀念館。“文革”中期,19701月,四川省江北第二中學校遷往縣府所在地兩路鎮;19846月,更名為四川省江北縣中學校;1995年更名為重慶市渝北中學校,2001年被命名為重慶市重點學校。四川省江北第二中學校遷往兩路鎮后,靜觀校址由江北師范接管,江北師范撒校后,由靜觀中學接管,2004年靜觀中學更名為王樸中學。

          五十五年來,四川省江北第二中學校、四川省江北縣中學校、重慶市渝北中學發揚了志達(蓮華)中學的光榮傳統,培育了一批又批人才,為人民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 附件下載==

          沒有下一篇了
          学生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form id="flzjz"></form>

              <span id="flzjz"></span><form id="flzjz"><nobr id="flzjz"><meter id="flzjz"></meter></nobr></form>
              <sub id="flzjz"><listing id="flzjz"></listing></sub>
              <sub id="flzjz"></sub>

              <address id="flzjz"></address>